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風采 > 歷史路橋 > 正文
造這橋用了近二百萬兩白銀
2017-02-06  中國橋梁網 分享到:

        

        自天津建設城市伊始,人們便沿河而居,河流可以說是這座城市的命脈,當海河穿城而過,也注定了天津與橋有著不解之緣。

        北洋大學老校長、中國橋梁建筑大師茅以升曾說:“幾乎全國的開合橋都集中在天津,而且天津市區的極大多數橋也就是這種開合橋,這不能不說是天津的一種特產。”在天津,解放橋是著名的開合橋,而且也是天津體量最大、蘊含歷史信息最豐富的一座橋,是天津城市發展歷史的縮影。

        在近日天津檔案館舉辦的“檔案大講壇”中,文史愛好者方博經過多年研究,為讀者帶來了一堂名為“解放橋的前世今生”的講座,細數解放橋之滄桑變遷,以及從中映射出的天津城市發展的細節。

        方博與解放橋的緣分是從幾年前開始的,那時他無意中在網上看到幾張當年這座橋落成典禮的照片,看著照片中那隆重的場面和一張張陌生的臉龐,他不禁產生了好奇,“這宏大的慶典是何時進行的”“參會嘉賓又是哪些人”后來,他查閱史料發現,這一天是1927年10月18日。巧合的是,10月18日正是方博的生日,而這讓他對解放橋有了一種親切感,從此便走上了對這座老橋的研究和發現之路。

        如今對天津人來說,位于天津站一隅的解放橋不僅是天津的地標,更是家鄉情結的縮影。根據多年的研究,方博說,跨越3個世紀,在解放橋一地曾經出現過4座橋梁,其中有3座是鐵橋。

        這里最早出現的是一座浮橋,光緒十四年(1888年)測繪的一張《天津城至紫竹林圖》中,清人第一次用現代測繪技術,在今解放橋的位置標注了渡口和浮橋。據方博介紹,如今這一地區的海河河道走向與清末大致相同,而當時浮橋就位于今天解放橋下游不遠處。

        浮橋之后,清政府曾設想在今天解放橋的位置修建一座鐵路橋,但這座鐵路橋最終沒有建成,因此很多文史資料對此極少提及。這座鐵路橋的建設與當年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鴻章有著密切的關系。最初這座橋是為了連接天津到北京通州的津通鐵路而規劃建設的,但不久后,清廷內部爆發了一場關于鐵路的大論戰,頑固派極力反對修建通往北京的鐵路,而李鴻章主張在天津修建京通鐵路,張之洞則主張修建從盧溝橋到漢口的盧漢鐵路。慈禧太后在權衡兩方面勢力之后,批準了盧漢鐵路,將李鴻章的京通鐵路計劃擱置,而那剛剛搭建了橋墩的鐵路橋也以廢除而告終,從而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

        最初計劃征收70萬兩白銀用于建橋,后因購買土地、拆除舊橋、新橋養護等費用未計算在內,又因開工后原造價提高等原因,建橋費用多次上漲,最終飆升至190萬兩白銀,這也使這座橋成為當年海河上造價最高的一座橋梁

        如今的解放橋原名“萬國橋”,這個名字是1901年設定的。“萬國橋”一詞最早來源于法語,直譯為“國際橋”,稍作意譯就是“萬國橋”了。這個名字是沿用自1904年建設于此地的一座平轉式開啟鐵橋。

        平轉式開啟橋的建設技術比較落后,這種橋的橋墩置于河中央,只能讓出河道一側供船舶通過,因此很多大噸位的船只無法通過這樣狹窄的河道,限制了上游港口的發展。因此,上世紀20年代,人們開始設計新橋代替老橋,于是一座雙葉立轉式開啟橋,即萬國橋橫跨于海河之上。

        據方博介紹,該橋由法國工部局主持興建。1922年,該橋初次預算的橋梁建設費用為72萬兩白銀,在當年可謂一筆巨款。對照評估租界在新橋建成后從中獲取收益的比例,初步擬定由日、法、俄、意租界以及民政局等10家單位出資。方案一出卻遭到眾人強烈反對,各方爭執了一年后,天津海關稅務司威厚瀾提出,可以通過提高浚河稅來籌措這筆錢。此項稅收來源于關稅,用于河道疏浚,在原來稅值的基礎上增加兩成。由于此項稅收對于全民來說,是以間接的形式征收,故納稅人并無太大感覺。

        最初計劃征收70萬兩白銀用于建橋,后因購買土地、拆除舊橋、新橋養護等費用未計算在內,又因開工后原造價提高等原因,建橋費用多次上漲,最終飆升至190萬兩白銀,這也使這座橋成為當年海河上造價最高的一座橋梁。

        據傳該橋與法國的埃菲爾鐵塔出自同一位設計師之手,然而方博經過考證指出,該橋的設計者是“法國工學博士白璧”。然而,關于此人的生平、緣何來津、在津的具體情況等,皆因當前資料匱乏,還有待進一步查證

        這座橋的設計者究竟是誰這一直是個眾說紛紜的話題。關于它的建造過程,大多數史料記載為:“初建時,由法國工部局主持修建,海河工程局曾于審標時參與若干意見。當時投標者共計17家,而設計方案竟多達31種,幾經審查之后,決定交由達德施奈爾公司承包。”讓人遺憾的是,這里唯獨沒有提及設計師的名字。

        多年以來,流傳最廣的說法是,它和巴黎的埃菲爾鐵塔一樣,都出自世界建筑大師古斯塔夫·埃菲爾之手,甚至不少歷史資料中都有“據傳為巴黎埃菲爾鐵塔設計師”等字樣。然而,隨著方博越來越深入地探尋,他發現事實并非如此。

        方博說:“這么久一直流傳設計師為埃菲爾也不無道理。首先,橋雖然取名萬國橋,但那時的天津人俗稱其為法國橋,而提到法國,就不免讓人聯想起了名滿全球的法國建筑設計師埃菲爾。另外,再用此橋與巴黎埃菲爾鐵塔相比較,不論是設計風格,還是建筑樣式都有幾分相似之處。其次,埃菲爾以建造鐵橋聞名于世,他的第一個設計作品就是法國波爾多大橋。正是這座大橋使初出茅廬的埃菲爾在整個工程界一炮而紅、聲名大振,應該說橋梁是埃菲爾設計作品中的一大亮點。”

        不過,如果說埃菲爾是萬國橋的建造者的話,也存在著一些問題。比如該橋是1923年開始建造的,1927年建成通車,而埃菲爾1923年便去世了。在去世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埃菲爾的健康狀況欠佳,設計橋梁需要實地考察,而目前尚未發現埃菲爾來過天津的記載。根據資料顯示,這位大師人生中的最后幾年一直專心著書立說,不再進行設計工作,因此他作為萬國橋的設計者便可以排除了。

        通過翻閱老報紙,方博在1927年10月19日刊發的《益世報》中,找到了一篇名為《新萬國橋開幕盛況》的報道,報道說:“建筑起因……由領團與我國交涉署接洽之結果,決定由海關內征收附捐,作為建筑經費,一切建筑手續,由法領招商承辦。投標之結果,由榮興洋行承辦。其工程設施,由法國工學博士白璧氏仿造芝加哥最新之圖案為之。估價銀七十萬兩,言定三年交工。白璧氏住華法銀行樓上,三年苦心經營,遂有此次成功……”

        此外,當年還有幾篇報道均提到設計者的名字,他就是“法國工學博士白璧”。然而,設計者的名字找到了,新的問題又接踵而至。關于白璧的生平、緣何來津、在津的具體情況等,皆因當前資料匱乏,還有待進一步查證。

        1949年天津解放后,此橋正式更名為解放橋并沿用至今。

        如今,90年過去了,解放橋依舊屹立于海河之上,成為津門一景,人們穿梭于解放橋上,殊不知腳下重疊的還有戰火紛飛年月里一批國學大師的沉重腳印

        1937年“七七事變”,北平陷落,歷史學家陳寅恪攜家眷逃離北平,踏上隨校南遷之路。陳寅恪的夫人唐筼女士在《避寇拾零》中回憶道:“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三日早,我們攜三小女及王媽、忠良等購得快車票出京。送行者有大嫂、大姐、蹇華芬等,別時傷心幾哭出聲。幸車站漢奸檢查不嚴。車行甚快。到津住六國飯店。到天津者,以過了萬國橋才算出了鬼門關。天津東站,俗呼老龍頭者,出此也頗不易。我們一家總僥幸平安出來,但幾乎擠散。我和寅恪各抓住一個大小孩(流求九歲、小彭七歲)忠良照顧小件行李。王媽抱著才四個多月的小美延。當時必須用力擠著前進,一家人緊緊靠攏,深恐失散。直到住進租界,不見日本鬼子和太陽旗,心中為之一暢。”

        六國飯店是清華大學在南遷途中設在天津的接待處,大多數北平高校的師生,由北平到津后,路線幾乎都是由老龍頭火車站直奔六國飯店。萬國橋是其中的必經之路。

        可以想象,不僅僅是陳寅恪一家,大多數北平的知名學者,都曾倉皇狼狽地奔走在萬國橋上。相信他們的心情也都如文中描寫的那樣“過了萬國橋才算出了鬼門關”。本報記者肖明舒

        (原標題:造這橋用了近二百萬兩白銀)

        本文來源:天津網-城市快報
免責聲明
該內容系網友上傳,中國橋梁網未對作品原創性及所陳述文字和圖片進行證實。請讀者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僅做參考。如權利人要求刪除,請來信告之,我們將在三個工作日內刪除處理,謝謝!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07-2014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客服電話:010-64708566 傳真:010-647153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澳洲f1彩票